青訓“少林寺”出身! 李展鵬的籃球修羅道

發佈日期:2020/06/20

        李展鵬這個名字,對於2000年代活躍澳門籃球圈的人士絕不陌生,適逢其時籃球代表隊重整,澳門又迎來主辦東亞運、葡語運、亞室運“三大賽”的歷史轉折點,澳門籃壇進入了由李展鵬等員領軍的新時代,經歷過多名援澳教練的洗禮,經歷多個大賽的歷練,磨練出屬於千禧梯隊的“黃金一代”!時光飛逝,儘管時間已推移至2020年,但這支傳奇梯隊的多名成員仍在本地最高級別聯賽打拼,而去年再受傷患困擾的李展鵬仍未打算為籃球生涯寫下休止符——“隊友們都未退下來,當然還要一齊打!”

1_副本_副本_副本.jpg

1_副本.jpg

塔石是李展鵬的籃球發源地

最初的籃球之道

    乒乓球起家的李展鵬到了十五歲才把目光轉移到籃球上,最初是與同學們一同到工人球場“跟隊”打波,其後逐漸散發出籃球的潛能並得師兄們賞識,進入加義球會接受正式訓練,在那裏,李展鵬認識了畢生的好戰友梁志成:“最初是在球會與阿成相識,大家在球會一齊玩一齊打,成為很好的朋友,之後我更叫他從廣大轉校來培道,跟我們一起打學界!”

    由李展鵬與梁志成組成的“黃金搭檔”當時在分齡賽、工人盃、乙組聯賽等賽事嶄露頭角,但數到最大的挑戰,莫過於在學界賽事中對決由張棟輝領軍的同善堂球隊“當時整個學界賽,就只有張棟輝一個入選代表隊名單,其他主力球員還是青訓隊,他可以說是那個時代最有條件的年輕球員,實力超班,加上同善堂陣容齊整,被喻為最強球隊。”四強循環戰中,各隊平分秋色,一直到了培道與同善堂的最後一戰才分出勝負,李展鵬笑談這場經典戰役:“我們鬥到最後一刻未分勝負,其實計細分的話只要刻意放水少負,就能在循環賽奪冠,但那時就是想贏,結果我們一直拼到加時,在加時賽反輸九分落敗。”

8_副本.jpg

李展鵬與梁志成一同捧起為培道贏得的學界冠軍

    翌年,以張棟輝為首的同善堂骨幹成員畢業,培道在學界賽事再無敵手,以全勝姿態贏得冠軍。

青訓“少林寺”出品

    二千年代初期,以李孟楓、黃偉烽、李國麟等作核心的籃球代表隊迎來重整期,籃球總會銳意打造新時代的球隊,迎戰即將由澳門主辦的東亞運、葡語運等大賽,澳門籃球青訓隊就在當時應運而生。“那時的青訓隊就像少林寺一樣!”高中時代就被選入青訓隊的李展鵬形容當時青訓隊的訓練又是枯燥又是煎熬,能留在隊內的都是意志堅毅的一群:“那時每年選三十人入隊,年尾留下十個八個,之後又選三十人入隊,不斷淘汰下去,剩下來的就是新生代表隊成員。球隊由援澳教練馬振洪執教,他非常著重體能以及鬥志,我們日練夜練,試過有一整個月都未碰過籃球,就是在練折返跑、體能及滑步,小時候大家就是單純,大家都覺得籃球就是一切。”

9_副本.jpg

青訓隊當年曾參與甲組聯賽磨練

ONETWO.jpg

球賽就如一面鏡

    高中時代,李展鵬每日的時間規劃不是上課就是練球,參與了包括校隊、球會、學界隊、青訓隊所有練習課,一周七天都在練習。回想起那段“修練”光陰,李展鵬坦言是無比辛苦,但也因此練就出強大鬥志:“那時候不像現在練習般還要顧及球員是否開心,我們開心要練,不開心也得練,一年的假期就只有年初一至三,我們甚至連電視台在播什麼節目也不知道。的確,很多人都捱不下去,但捱過去的球員往後都有相當長的球齡,像梁志成、劉少楓、趙志華、蘇栢龍、王景龍、張棟輝等等,個個到了三十幾歲都還在高級組賽事打拼,要不是青訓時期的磨練,大家也許不能保持這份鬥心。”這批青訓“少林寺”出身的成員,至今仍銘記著教練馬振洪的教訓:“馬教練那時強調,你怎樣去練球,就會在球場上反映出你是怎樣的人!所以我們練習及比賽都會拼到盡,即使球技不如對手,我們也會死纏爛打,這就青訓出品的心態。”

5_副本.jpg

青訓隊出身的球員不少仍活躍於聯賽

    這支千禧梯隊的青訓成員後來分成兩組,分別到了甲組球會藍白及蒙地卡羅效力,幾經轉折下再成為了近十年間對決不斷的福建與郵青,至今,兩支球會仍有當年的青訓球員在陣。

    由於當時的天時、地利、人和,李展鵬一代也經歷了對外比賽經驗最為豐富的黃金時期,曾出戰過亞運會、全運會、東亞運、葡語運等大型戰役,李展鵬始終認為只有更多的比賽機會,才能觸發球員成長:“那時我們碰上很好的機遇,不單有大量海外賽事,在本地同樣有各項聯賽盃賽,像是聯賽、銀牌賽、工人盃、兩分盃、分齡賽等等,而且那時舊塔石球場的氣氛也遠較現在熾熱,場場滿座,每個籃球員都渴望參與其中,在不同的比賽磨練下成長。”

乍遇挫折不服輸

    十八至二十五歲期間,在本地籃壇發展如日方中的李展鵬在九年香港東亞運遭逢生涯首個重大挫折,在比賽間因傷退下火線,最終被診斷為左腳腕韌帶斷裂,對於任何一位處於生涯高峰期的運動員而言,都是無法言喻的痛,更讓李展鵬大受打擊的,是總會的後續處理:“比賽過後,我與籃總商討有關腳腕手術的情況,但那時總會的態度就是不願作出承擔,只能提供兩萬元手術費用(總額十二萬)。我自問當時是陣中主力球員,也是代表澳門出賽而受傷,如果對待我是這種態度,相信對待其他隊友都是一樣,最後我的手術費由福建球會支付,我自此亦對代表隊心淡,不想再為這支隊伍搏命。”

6_副本.jpg

澳門籃球隊主場出戰○六年葡語運

    向來在球場上表現出強大好勝心的李展鵬在受傷過後不甘服輸,手術後僅花了九個月就重返球場,儘管不願再代表澳門出戰,他仍堅持要回復巔峰水準:“我不希望別人認為我不打代表隊是實力不足,所以在受傷過後不斷加操訓練,很快回復競技體態,一直到三十歲都保持著當打水準,協助福建隊橫掃聯賽冠軍獎項,不過,有很長一段時間代表隊都沒再徵召我了。”

WONDER AD.jpeg

新思維再迎突破

    一四年,澳門福建籃球隊從台灣聘請了剛從SBL(台灣超級籃球聯賽)台啤隊退役的潘仁德來澳執教,把台灣的籃球思維引進澳門,對於其時年屆三十的李展鵬來說,正正有助衝破年齡界限,籃球水平有了質的提升:“台灣籃球思維著重技巧及戰術上的每個細節,以前教練同樣會教我們怎樣做擋拆,但潘教練就會詳述擋拆的具體位置以及要怎樣做好。他亦改變了我過去不喜傳球的風格,畢竟擔任多年前鋒以來我的任務就是不停進攻,但在潘教練指導下,我嘗試轉打後衛,鑽研怎樣傳球才更有利隊友進攻,這些細膩的技術讓我彌補了年過三十後體力下滑的問題。”

3_副本.jpg

潘仁德的台灣籃球思維讓李展鵬再有突破

    好景不常,李展鵬在去年銀牌賽再度遭逢傷病,一次落地動作傷及膝部,終被診斷為左十字韌帶斷裂,相較起十年前的腳腕傷患,這次也許需要更長時間才能重返球場。年屆三十五的李展鵬如今對傷患處之泰然:“當年腳腕受傷簡直像世界末日一樣,擔心無法重回最高水平,現在都到了一定年紀就會平淡很多,畢竟要經歷的都經歷過了,現在也到了年青人的時代,會嘗試去復出,但不會像當初一樣搏到盡。”

DSC_0671_副本.jpg

李展鵬珍惜籃球為他帶來的一切

新生代潛力無限

    近年,澳門籃球壇又起了新變化,職業球隊的興起為年輕球員帶來了新目標新機遇,李展鵬也相當看好年青世代的潛力:“球員的條件及潛力較以前好得多,過往我們球隊最高的劉少楓也才一米九三,這一代就有容毅燊、劉晉邦、黎家棟、羅協銘等實力足以進軍職業的好手,很難得在同一時期會湧現一批這麼好的球員,希望總會多為球員爭取比賽機會,不要埋沒了他們的潛力。”

半世紀的感動_副本.jpg

澳門籃球隊在去年埠際賽擊敗港隊贏得冠軍

    新世代的籃球代表隊去年底也為本地球迷實現了期盼超過半世紀的夢想,首度於港澳埠際賽中擊敗香港隊,贏得極具歷史意義的冠軍盃,李展鵬一方面為本地籃球取得重大突破感到振奮,另一方面也希望籃總能不斷完善代表隊選材及訓練機制:“希望籃總能多加重視這批年青球員,在選材上保持更高透明度,從最高水平球隊中選出大名單,每次出賽都以排出最強陣容為前題徵召球員,也希望籃總投放更多資源去安排比賽,目前高級組一年就只有近十場比賽,又怎樣去推動球員日復日艱苦訓練,爭取進步?”

DSC_0631_副本.jpg

李展鵬直言籃球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秉持籃球人生觀

    對於未來展望,李展鵬直言現階段會逐步釋放昔日因籃球佔據的生活時間,這幾年已放手培道校隊及理工籃球隊的執教工作,也減少了自身籃球訓練時間,希望把更多時間留給家人:“現在已為人父,想把更多時間留給小朋友,畢竟在他出世時,我不是練習就是帶隊,對他不是很公平。”然而,籃球始終是李展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即使未來不一定能繼續馳騁於最高級別球賽,但籃球依然會連結著他身邊擁有的一切:“從小以來,籃球就是我的第一生命,沒有籃球,我不會有現在的工作、生活、社交圈子,也不會有現在的處事態度,我從籃球中得到很多,同時也付出很多,這項運動讓我明白要得到某樣東西,就必須放棄某樣東西的道理,這一點放在任何事情上,都是一樣。”